共同基金的案子很难进行!业界呼吁诉讼前调解以打击逃税

来源|华夏时报作者|朱丹丹、单梅琪近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发布了《互联网金融审判大数据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截至2019年7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共受理互联网金融纠纷案件5080起。 记者注意到,2018年互联网金融贷款案件数量呈现爆炸性增长。 此外,报告还指出,除了纠纷成倍增加之外,金融案件的互联网趋势是显而易见的,收到的案件数量将进一步增加或变得不可避免。 “执法问题已经成为互联网金融贷款纠纷中的一个棘手问题 对此,杭州互联网法院呼吁加快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相关立法。 业内人士认为,P2P在线贷款行业目前面临着严重的债务规避问题。加快这方面的立法可以遏制和打击恶意逃税。 业内人士:杭州互联网法院8月13日发布的这份有助于打击恶意逃债的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7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共受理5080起互联网金融纠纷案件。记者发现,2018年互联网金融贷款案件数量呈现爆炸性增长。 据报告统计,2017年5月至12月共受理金融贷款合同纠纷67起,2018年全年共受理金融贷款合同纠纷3304起,2019年1月至7月共受理金融贷款合同纠纷861起,2019年上半年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受理的金融案件数量同比增长39.3% 报告还指出,杭州互联网法院的金融贷款案件呈现出诸多特点,其中案件增长趋势明显,判决率高。 纠纷数量成倍增加,金融案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趋势显而易见,收到的案件数量将进一步增加或不可避免。 在贷款案例中,金融实体呈现多样化模式,可分为三类:传统银行、网上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就地理分布而言,借款人遍布全国。从借款人的角度来看,95%以上的网络金融案件涉及个人,主要是短期消费贷款,自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以来已经成为网络借贷的主力军。 记者注意到,信贷数据在本案中的价值十分突出。 其中,95%以上的案例为无担保和无担保信用贷款,借款人的信用数据,包括信用记录和消费记录,是金融机构审计的主要内容。 “目前,互联网金融领域纠纷的司法救济渠道仍不完善,导致许多纠纷无法通过法律渠道得到有效、快速的解决,甚至导致更严重的风险放大效应。 “8月15日,互联网贷款之家的联合创始人石彭锋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 “例如,P2P在线贷款行业目前面临着逃避和取消债务的严重问题,”彭锋举例说。“在原有托收方式受到各种限制的情况下,催货方式无法满足解决纠纷的巨大需求。这反而加大了借款人逃避和取消债务的动机,从而使逃避和取消债务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然而,杭州网络法院的尝试是非常有意义的。通过标准化、批量化和信息化的证据确认和纠纷处理,可以大大提高司法救济的效率。 施彭锋还表示,互联网金融业仍是一个新领域,许多问题上的标准化程度还远远不够,相关立法也不够完善。因此,加强互联网金融的相关立法,特别是在纠纷解决过程、证据认定审查等方面的立法,可以帮助杭州类似的互联网法院更好地提高纠纷处理和解决的效率。 律师:另一方面,据报道,杭州网络法院在当前的网络金融纠纷中提出了几个主要问题。其中,金融机构的互联网思维模式有待加强,合同订立和履行方式尚未完全电子化。贷款合同未规定电子交割条款或交割条款不明确,影响案件交割效率等。 《报告》还指出,执法问题已经成为互联网金融贷款纠纷中的一个棘手问题。 与此同时,互联网金融数据与司法数据的互联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金融电子数据与司法平台的直接连接仍然困难,不能充分利用技术智能的优势,提高审判效率。 对此,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呼吁加快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相关立法,加快互联网金融纠纷的相关立法,制定电子证据审查和认定标准,推进数据专项立法。 关于立法实施的呼吁,北京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志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已开始在北京和杭州设立互联网法院,这是中国法院体系和世界法院体系的一项创新。目的是打破开庭审理案件的传统。其目的是试图解决关于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交易的争议。网上开庭、送达、质证和辩论的程序简单快捷,能有效减少当事人的长途旅行,并能在有互联网的地方解决诉讼。 王志华认为,杭州互联网法院提出的加快立法的建议,确实是互联网法院目前面临的一个两难境地。互联网法院对电子证据的认定没有具体的标准,也没有数据法律规定(区块链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的新证据规定至今还没有公布过几次。 他说,如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正式立法,时间将会太长。建议最高法院和国务院在总结各网络法院办案经验的基础上,尽快出台电子证据鉴定条例、数据法律等法规(区块链法律),促进网络法院案件的规范化和标准化。 此外,杭州互联网法院还呼吁推广互联网金融机构,提高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能力。 “依托国家信用机构建立互联网客户共享平台和互联网信用评估标准,提供信息共享,防范互联网不诚实客户等风险 ”王志华建议,“目前,国家正在规范P2P,大型银行等金融机构应牵头监管机构,参与建立互联网信息平台,解决互联网金融机构信息不透明的问题,降低互联网金融风险。 “王志华还认为,为了改变互联网金融机构在解决纠纷方面的固有思维,互联网金融机构应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建立基于互联网的合同流程,包括合同签署、履行、交付、违约通知、收取、诉讼等,这些都明确同意基于互联网。这种方式快捷、方便、成本低,有利于互联网金融机构的稳定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互联网法院建议完善互联网金融的司法替代机制,简化互联网金融案件的执行程序。 针对上述情况,王志华建议网络法院可以引入律师调解机构和网络金融调解机构进行诉讼前调解,并采用网络调解解决网络法院短缺与案件数量快速增长之间的矛盾,避免网络法院走传统法院的老路。 “鉴于网上证据的认定,建议司法部制定新的网上证据条例,允许公证员利用网上措施干预网上金融证据的保存,并发行网上公证员以适应网上金融的快速发展。 ”王志华说 ◆声明:本文内容仅用于信息传递,不构成投标方案。财务管理有风险,投资应该谨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