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姬控股有限公司没有利用“谎言”炒作股价,配合减持。

新华社昨日报道称,瑶姬控股因涉嫌非法信息披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在纠正虚假披露后,该公司股价已连续几天下跌。今天,它收盘下跌3.7%,没有任何更严重的下跌。

吉尔吉斯斯坦制药控股公司公开披露“谎言之信”。自7月11日以来,吉尔吉斯斯坦制药控股公司已连续10个交易日暂停交易,因为该公司拟收购纠正制药100%的股权构成了一项重大资产重组。

修正药业资产体量远大于吉药控股,修正药业2016年销售收入636亿元;相比之下,吉药控股2017年营收仅为7.00亿、2018年营收为9.42亿。

如果双方交易成功,将构成改造后医药行业的借壳上市。

然而,创业板公司重组上市的交易规则尚未出台。

因此,经过仔细研究,公司终止了此次重大资产重组。

然而,7月24日,吉尔吉斯斯坦医药控股公司的第一份终止公告仍然留下了遐想空。

公告内容为:“公司与改性医药行业友好协商后,在具体实施措施条件成熟后,公司将继续计划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和配股购买100%的改性医药行业股份。

然而,两天后,修订制药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声明,上述内容并非双方协议中的约定。

这立即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注意。吉尔吉斯斯坦制药控股公司26日晚立即将终止公告更正为:“公司和修订制药公司不再计划任何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事宜。

“至于信差错误的原因,吉尔吉斯斯坦制药控股公司对公司经理“搪塞”,这是由于经理在文件上传过程中的疏忽造成的。引用了修订后的《意向解除协议》(WORD version)的内容,导致信息披露错误。它还说,这是一次事故,并没有故意报告假文件。

然而,在披露错误期间,公司股价超出了两个字的上限。

针对深交所8月7日的担忧信,瑶姬控股表示,该公司没有故意停牌或炒作股价。

在7月25日和26日的股价涨停期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监管人高均减持了股份,没有计划在下个月减持股份。

然而,到目前为止,实际控制人鲁中魁和黄克峰已经承诺出资158,842,577股,占总出资额的98.43%。孙俊董事长还质押了126,859,999股,占99.58%。

本公司三名核心人员质押的股份不存在清算风险。

除股权质押和为本集团公司融资提供担保外,孙俊还以自己的名义担保深圳宏利创新,本金和利息总额约为4300万元。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孙俊公司3000万股股份。孙俊和深圳宏利在创新的沟通和结算后支付了600万元的定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