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保险产品的监管再次受到重创,23家保险公司今年第三次受到监管。

9月19日,银保监会进行第三次通报人身险产品问题,除对典型产品问题进行通报外,与前两次相比,此前通报首次点出“部分公司产品备案后无销量”问题,整体来看,合计23家险企被监管点名。9月19日,中国保监会发布了关于人身保险产品问题的第三次报告。除了典型的产品问题,与前两份报告相比,前一份报告第一次强调了“一些公司产品备案后没有销量”的问题。总体而言,监管机构共指定了23家保险公司。

中国保监会强调,下一步,在继续对各公司上报的产品进行严格检查的同时,还将对上报为日常工作的产品的销售情况进行定期检查。

产品注册不出售,监管:产品管理存在漏洞,开发效率低。近日,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依托中国保险政策登记管理信息平台的数据,对注册产品的实际销售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

本报告的统计范围涵盖2017年至2018年底公司提交的产品销售情况。

根据统计结果,一些公司在备案后没有卖出相当数量的产品,或者销售量极低。

中信保诚、达州人寿、天安人寿、渤海人寿、太平人寿、平安健康、上海人寿等7家公司销售了10余种零售额产品,而平安健康、汇丰人寿、中信保诚、达州人寿、渤海人寿、泰康养老等6家公司占零售额注册产品的30%以上。

中国保监会强调,“零产品销售,无论是保险公司主动调整产品计划还是消费者不赞成,都表明公司的产品战略不明确,产品管理存在漏洞,产品开发效率低下,也是对监管资源的浪费”。

针对近期产品备案中发现的主要问题,通知指出,近期产品备案存在四大问题,涉及产品材料的提交。产品设计问题;产品费率确定和精算假设以及产品条款和条件。

详细来说,就提交的产品材料而言,一个是材料的遗漏和漏报。

例如,以平安某疾病养老保险为例,产品的变化涉及费率波动管理方法的调整,但在申报材料中缺乏费率波动管理方法。泰康人寿的一项重大疾病保险未提交完整的现金价值表。

第二,提交的材料内容存在错误。

例如,复星针对某一疾病的联合健康保险中,产品参数调整方法中相关产品的名称是错误的。第三,提交方法不规范。

如国华人寿、渤海人寿、恒安标准等产品。通过电子文档传输系统提交给产品归档材料。

对于产品设计问题,包括产品责任设计不符合产品定义。

例如,对于国泰人寿的某个定期人寿保险,保险责任包括提前支付人寿保险福利的责任,这与定期人寿保险的定义不一致。产品保证的功能被削弱。

例如,昆仑健康的护理保险是普遍的,其护理责任风险保费占总保费的比例较低。人民健康保险一种护理保险,本产品只包含因意外事故引起的护理责任。

第三,豁免协议不符合常识。

例如,在某些医疗保险中,条款规定免除由细菌或病毒感染引起的保险事故的责任。

在产品费率确定和精算假设方面,一些产品存在不合理的退保假设;卫生服务费用比例超过监管要求的;现金价值的计算不合理;汇率的浮动范围不清楚。

此外,如德化安氏病保险中,免责条款不符合《保险法》关于被保险人故意伤害被保险人时返还保单现金价值的标的协议的要求,条款协议也不符合法律法规。

事实上,自今年以来,中国保监会已就各公司产品开发和管理的问题,向业界发出两份通告。

自该通知发布以来,大多数公司备案产品的合规性都有所提高,问题也明显减少。“但是,产品备案材料中仍然存在一些明显的错误,公司没有严格控制。仍有一些产品责任设计明显偏离保险类型的定义,产品开发人员的合规意识薄弱。仍有一些产品术语不符合消费者的一般知识和行业惯例,容易引起争议。”

下一步,中国保监会强调,在继续对各公司上报的产品进行严格核查的同时,还将依靠中国保险政策登记管理信息平台,作为日常工作,定期对备案产品的销售情况进行核查。对于低收益产品比例过高且未严格执行产品退出机制的公司,将继续采取行业通报和监管会谈等措施,督促各公司提高产品研发管理能力,提高产品开发质量,开发设计真正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

如果上报的产品仍存在负面清单或以往发布通知中列出的不合理、不规范的情况,我将依法采取监管措施或实施行政处罚,并严格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此外,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要求各寿险公司“各寿险公司应认真比较委员会此前所有通知的内容,采取警示措施,主动管理产品开发、销售和回溯的全过程,严格执行委员会的相关监管规定,加强产品内部控制管理,增强合规管理意识,努力积极纠正尚未通知的问题,杜绝重复报告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